这项“水”改革,为何能“渠”成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元氏样本”探访

来源:  作者:记者李松 通讯员陈乐娟
2019-06-23 11:09:53
分享:

  仲夏时节,元氏县纸屯村成片的麦田麦浪翻滚,丰收在望。

  “今年夏粮又丰产。好年景连成串啦,这可有他们的一份功劳。”刚下地干活回来的纸屯村村民侯爱玲说到这里,抬手指了指位于村头的元氏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服务中心。

  元氏缺水。人均水资源量290m3,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7,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500m3的“极度缺水标准”。

  2015年,元氏被列为我省“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试点区”。同时,被水利部列为“全国农田水利产权制度改革和创新运行管护机制试点县”。为此,元氏积极推进国家节水行动,探索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之路。

  如今,4年时间过去,改革效果如何?日前,在元氏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服务中心,该县水利局副局长李军廷跟记者聊起这项“水”改革,显得非常兴奋。他说,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带来的综合效果确实超出了预期。

  健全166个基层管水组织

  发挥“四个平台”作用

协会工作人员冒着酷暑为村民维修水泵。崔婵婵 摄

  刘冬年是元氏马村镇聊村农民用水户协会的会长,记者见到他时,他刚为用水户兑现奖金回来。聊村有30眼机井,担负着5100多亩地的浇灌。

  “节水真奖,超采真罚,所以,现在我们村浇地,早就告别大水漫灌了,家家备有‘水布袋’。”刘会长说的“水布袋”是一种塑料软管,浇水时接在水井管道上,不用时收起。

  在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之初,元氏县就制定了《元氏县水资源使用权分配方案》。通过计算核定,确定亩均耕地可分配水量172立方米,并发放水权证8.66万本,于2017年底完成水权分配。对农业用水实行“水权管理、超用加价”等水价改革模式。

  “用水户之间节约的水量可以交易,也可以留存下来使用或政府回购。”纸屯村用水户协会会长李文朝说。纸屯村协会负责村里12眼井的统一管理,统一维护,统一收费,4900亩耕地已全部实现地下管道输水。

  在元氏,目前已经有155个村建立了农民用水户协会,加上1个县级协会、10个乡级协会,共有农民用水户协会166个。一支近800人的基层管水队伍,如刘冬年、李文朝这样活跃在田间地头水井旁。

  “我们是2018年底完成的管水组织、管水队伍建设。各级协会以全体用水户为会员,推举3-7名有管理经验、威望高、有奉献精神的人员组成执委会。大家边干边学,边学边干,直到现在,每年都组织十五、六期各类培训。”李军廷说。他认为,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不能仅仅理解为农业水价的增或减,其意义主要体现在通过建立基层管水组织等新的管护模式去实现国家投资的工程建后有人管、有钱管,从而达到工程的可持续发挥效益的目的。随着农业用水户水权、水市场意识的提高,在全社会逐步形成全民节水的局面,对最终实现地下水补采平衡具有重大意义。

  “现在,我们‘元氏县水价改革微信群’里每天都很热闹,哪里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群里一招呼,就有人回应。”李军廷自豪地说,“我县166个基层管水组织确实已经成为农民用水户的管理平台、服务平台、水权交易平台和农业节水、农民增收的宣传推广培训平台。”

  形成“四大模式”

  确保水利工程发挥应有效益

  准确统计水量,涉及每口井,每个用水户,能不能做到公平合理,让大家心服口服,确实是件棘手的事。

  元氏的做法是:按照每10眼井配备1套移动式水表的标准,为各级协会配备了460套移动式计量设备,通过测定水电折合系数,以电表计量折算水量。

  “以电折水”,达到了投资小、操作简单、通俗易懂、群众接受、便于推广之效。

  “因地制宜,让老百姓感觉方便管用,是元氏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坚守的原则。”李军廷说。

  通过完善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技术推广、管理创新、节水奖励等机制,探索出一条高标准、易复制、可推广的改革成功之路。

  为确保水利工程发挥应有效益,他们按照“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谁负担”的原则,全面落实了农田水利工程产权和管护主体责任。

  通过分析每一类工程的共性特点,成功打造了全县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和创新运行管护机制四大模式,即:“机井产权归小组协会统管的北岩模式”,“机井产权归集体协会统管的纸屯模式”,“机井产权归个人(商品井)协会监管的董堡模式”,“地表水末级渠系协会统管的赵村模式”。

  作为样板,“四大模式”解决了针对不同的工程产权和管护方式分别采取不同的管理办法去落实水价改革的问题,同时还解决了如何落实人员经费、实现协会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该县155个试点村结合实际,借鉴“四大模式”对号入座,均走上了适合自身特点的农业水价综合改革之路。

  在水价改革“四大模式”之一的纸屯村,建立了全国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元氏县服务中心,精心打造集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管理、工程维护技术服务、水权回购和交易、宣传培训和经验交流为一体的综合性平台,县级用水协会、纸屯村用水协会、水权交易中心和工程维修服务队均集中至中心开展服务。

  实现“四省一增”

  地下水位年均回升2.7

协会工作人员冒着酷暑为村民维修水泵。 崔婵婵 摄

  截至目前,元氏县36.6万亩试点农田,高效节水灌溉面积已达17.76万亩,抗旱节水型小麦品种已全覆盖,年可实现节水1000余万立方米。

  在农民收益方面,实现了“四省一增”。“四省”即省水、省时、省工、省钱;“一增”即增加了农民收入。据统计,“四省”年可节约农民灌溉成本80元/亩以上;“一增”年可增加每户收入1000元以上。

  以纸屯村为例,该村每眼井负担灌溉面积均在300亩以上,由于管理到位,所有农田均能得到及时灌溉,与改革前相比,减少打井投资50%以上,仅此一项可节省投资200余万元,亩均减少投资成本400元。

  更为可喜的是,通过节水综合措施,元氏县地下水超采问题得到了有效遏止,据省水文水资源勘测局监测结果,2016-2018年,该县地下水位回升年均达到2.7米。

  “依托800人的基层管水队伍,围绕助力乡村振兴,我们还有许多细活可做,改革之路会越走越宽。”李军廷表示。

  

关键词:责任编辑:胥文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