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立德树人】特教学校张余敏:用爱演绎一个笑中带泪的童话

来源: 长城网  作者:李梦颖
2019-09-05 08:59:16
分享:

  长城网讯(见习记者 李梦颖)张余敏,沧州市海兴县特教学校副校长。今年43岁的她已经在特教学校度过了10年的时间。十年前,海兴县筹备特殊教育学校时,县里没有相关专业的老师,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张余敏主动报名了。因为她自己的儿子也是一名脑瘫、自闭症患者,这些年为给孩子治病,她也学习了一些相关知识。于是她放弃了原来普教学校语文教师的工作带着儿子来到了这里,开始了另一段教学生涯。

  张余敏生活照。 张余敏 供图

  特教学校是另外一个童话的王国

  在张余敏眼里,特教学校就是一个童话的王国,老师和孩子们共同演绎着一段段有笑有泪的故事。普通学校的孩子都聪明伶俐,而特教学校的每个孩子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憾,他们之间有智障、自闭儿童,也有一些精神残疾的学生。这对于刚刚转到特教学校的她来说着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张余敏给特教学校学生上课。 张余敏 供图

  以前张余敏是下班之后只面对自己的儿子,现在是在学校的八个小时,甚至八个小时之余还要面对更多有问题的孩子。这些孩子总是让人特别揪心,特别难过。有的时候和他们相处久了心情难免压抑,情绪特别不好。张余敏和同事们在一起经常互相宽慰:我们做的这份工作,与其说是教书育人,不如就当做是积德行善。在这里付出的不仅是耐心,爱心,还要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

  世界上如果有天使,那么一定是孩子的模样。

  在特教学校的校园里,每天都在演绎着友爱与和善、付出与感动的故事。小杰是一个身高约一米八,体重二百斤的重度自闭儿童。小杰每次大便,张余敏都要辅助他把裤子扒下来,再托住他沉重的上身,大便完了,再帮他擦屁股提裤子,每一次小杰大便,张余敏都累得满头大汗。有一次,小杰一只脚滑入厕所,等把他拉出来时,裤子、袜子、鞋子都浸满了污物。幸亏在初秋,天气不冷,帮他洗好脚换好裤子,静下来冲洗弄脏的衣物时,张余敏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沾满了污物,当小杰妈妈赶到时看到一个站在水管前抹着眼泪狼狈的她。小杰妈妈一边愧疚地说对不起,一边感激地说谢谢,张余敏含着泪笑着说:“别说感谢的话了,相信在我们共同努力下孩子们一定有进步!”

  张余敏辅导学生做口腔训练。 张余敏供图

  小俊初来学校时和张老师儿子一样,脑瘫并伴有自闭,张余敏对他的康复教育信心满满。可是,小俊每天躲在教室的角落里,不和任何人接触,稍稍靠近,他就像只受惊的小鹿迅速逃开,发出惊恐的尖叫。

  一天,张余敏看见小俊在桌子上,逗弄着一只蚂蚁。那满足的笑容深深地刺痛了她,那一刻,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走进小俊的世界。经过几天的观察,她发现小俊只对蚂蚁情有独钟,于是她也捉了几只蚂蚁,大声地喊道:“小俊,看呀,我这有好多蚂蚁”。他对张余敏的喊声充耳不闻,张余敏一边模仿他逗弄蚂蚁,一边不停地喊:“小俊,我的蚂蚁可好玩了!小俊,看!它们还会跳舞呢!”然而,小俊依然视她为空气,无动于衷。但是,他不再因为张老师的突然靠近,而惊恐大叫了。

  半个月后,终于等来了一个契机,当小俊把蚂蚁玩得支离破碎时,张余敏献宝似地把自己的蚂蚁推到他面前。“小俊,给!”他瞄了张余敏一眼,快速地把蚂蚁拨到面前玩了起来。张余敏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偶尔四目相对,他的目光居然能和张余敏对视几秒钟了。接下来,张余敏有意用手指碰碰他的手指,用额头碰碰他的额头,小俊没有排斥,竟然主动地拉住了她的手。张余敏终于成功地走近了小俊。

  命运无情,但孩子的命运不应永远这样

  张余敏欣喜儿子和学生点滴的进步。同时,也因再次怀上新的生命而感谢上天的眷顾。然而,命运就是这样残酷无情。2014年,张余敏的丈夫突患心梗,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年仅37岁。她悲痛欲绝,无法接受这个打击,整日躺在床上,昏昏沉沉,不肯醒来,因为只有在梦中,才能看到丈夫活着回家。她无法走在阳光下,无法面对外面的世界。

  可是,当想到儿子,想到学生,那一刻,她忽然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和生命存在的价值。张余敏含着眼泪,挺着大肚子回到了孩子们身边。她用滴水穿石的决心和毅力,训练每一位学生,为了让学生开口说话,每天三个小时对他进行口腔训练,张口,闭口,吸气,舔舌头,摆舌头……口型不正确,用手去辅助,常常被烦躁的家俊咬得手破血流。她没有抱怨,没有放弃。直到有一天,当家俊伸着小手,向她要玩具时,模糊地说出了两个字:“我——要!”他会说话了!那时的张余敏泪流满面,欣喜若狂……

  张余敏上课。 张余敏 供图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年的艰辛付出,换来了丰硕的果实;小东从只能发出简单的音节,到如今能够朗朗地读书,并且升入职业高中。小煜从一个手痉挛不能握笔,到现在能够书写“老师,我爱你!”小杰从不知道如何大小便,到基本能够生活自理……看着这些走出校园的天使,张余敏的内心充满了幸福。

  我没有那么伟大,只是我更能体谅家长的心情

  特教学校是九年一贯制,除了开设语文、数学等文化课之外还有针对每个学生自身情况的康复,运动,训练课。现在的特教学校不仅要教这些在校生还有了送教上门的服务,辖区范围内三十多个自然村,每家每户只要有不能到校学习的孩子都要去,一个月要送教上门两到三次。张余敏除了负责管理学校的教务还要继续带班上课。特教学校里的十多个孩子,最小的七周岁,最大的十六岁。张余敏对这里的每个孩子都了然于胸。“我的心理不能和其他老师一样,因为我的儿子也是自闭症患者。要说后悔,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来这里。我家孩子的发展有限,但是比他轻一点的孩子会通过我的训练好一点,我并没有那么伟大,只是我能体谅孩子家长的那种心情。现在我多培养孩子们一点,他们的父母年老之后就会少担心一点。”张余敏告诉记者。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有一位老师和一位妈妈设身处地,发自内心的爱。

  在特教的十年,张余敏这样说,自己每天都特别踏实,而且特别有目标,就想着今天要训练这个孩子什么,他们经过多长时间能够达到一点进步,她也变得更有耐心了,没有现代社会那么多的浮躁。虽然这里的孩子智商不高,但是对他们的一丁点好,他们都能感觉到。

  如今的张余敏,大儿子18周岁了,小儿子四周半,上班的时候教学生,下班的时候就带着两个孩子,生活的很忙碌也很充实。张余敏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从特教学校走出去的学生都有自理能力,将来到社会上能够自食其力,父母终究有老去的那一天,希望孩子们将来能够靠自己活下去。

关键词:特教,带泪,童话责任编辑:胥文燕